首页 > 穿越小说 > 聊斋最强武圣 > 第八十二章 险胜【求订阅求月票】

第八十二章 险胜【求订阅求月票】(1/1)

目录

啊——黑夜之中忽然响起了一声充满惊恐与绝望的惨叫。袭击王诚他们的那个练气九层黑衣人,在王诚连【八面青空斩】都用上的情况下,终于是被他打破了数层防护,一剑洞穿了胸膛。“王师侄!”自现出身来便寡言少语的筑基期修为黑衣人,此时终于再度出声了,声音中满是难以掩饰的惊怒之意。他目光充满惊怒的看了一眼王诚,眼中杀机一闪,当即双手一掐剑诀,那道一直在攻击徐金凤的银色剑光便忽然转向朝着王诚激射而去。这柄银色飞剑,也是一件一阶极品法器,是这黑衣人能够上来便压着徐金凤打的最大依仗。此时见到这柄让自己吃尽苦头的飞剑离开,徐金凤在松了口气的同时,也是连忙大声向王诚示警道:“掌门小心!”她的提醒还是迟了!几乎在她话音刚落的时候,那柄银色飞剑便来到了王诚身前。喝!王诚口中一声大喝,手中古铜色宝伞便一下挡在了剑锋面前。这一下虽然挡住了银色飞剑的攻击,却是也让他这件新买的法器直接被剑芒撕裂出了一道狭长破口,彻底报废了!但这还没完!筑基期修士以神识御器,对于法器的控制能力远非练气期修士可比。那银色飞剑一剑斩破王诚手中【金霞伞】后,稍一停滞,便又再度向着他继续飞斩了过来。王诚见此,顿时惊得头皮发炸,不及细想,连忙又是低喝一声祭起【赤炎剑】向那银色飞剑迎击而去。在此之前,他一直都是牢记当初“百炼楼”的那位黑衣中年人叮嘱,不会在斗法之中轻易用【赤炎剑】的本体对敌,只是将其当做了发射【赤炎流光】的工具。但是现在,生死面前,王诚根本想不了那么多了,只能先保住命再说。银赤两道剑光半空中交锋,霎时间便分出了胜负。却又是【赤炎剑】不敌那柄银色飞剑,被一剑击落到了地上,碎成了数截。而王诚却是趁着【赤炎剑】挡住银色飞剑的刹那,急忙抽身离开了原地,避开了飞剑后续的惯性劈斩。这时候,徐金凤那边也终于缓过气来对黑衣人发起了反击。她口中一声娇喝,劈手便将一张灵光闪闪的灵符激发,化作一条长达丈许的火焰蛟龙扑向了黑衣人。这张二阶中品灵符【火蛟符乃是她真正压箱底的底牌,价值数千下品灵石。此前因为黑衣人的剑锋逼迫太紧,她根本无法抽出空来激发此符,而且机会也不合适。如今眼见着黑衣人欲杀王诚而后快,注意力都落在了王诚身上,她终于是抓住机会用出了此物。当是时,火焰蛟龙飞扑而出,一下便到了那黑衣人身前。而这黑衣人原先因为完全是压着徐金凤打,手中防御法器又在保护那个“王师侄”之时被王诚打破,自身仅靠那一个先前挡住王诚攻击的金色护盾法术守护着。此时火焰蛟龙扑上来,他身外那个金色护盾法术一下便灵光大减,眼看就要告破。这一下骇得他也是亡魂皆冒,再也顾不得斩杀王诚了,连忙怒喝着全力催动法力注入护盾之中,以图保命。但就在这时,徐金凤却是面罩寒霜的把手一指,口中一声娇喝道:“爆!”轰隆!顿时间,攻击黑衣人的火焰蛟龙便一下轰然爆炸了开来。这一下爆炸释放了这张二阶中品灵符的全部威能,瞬间便将那黑衣人的护身法盾炸成粉碎,连带着他本人也是惨叫着被炸飞到了十几丈外。只是此人不愧是筑基有成的筑基修士,身上宝物着实不少。爆炸火光将他身外的黑衣烧光后,便现出了他身上穿着的一件青黑色内甲,正是此物在刚才爆炸之中帮他挡下了大部分力量,使得他现在还能活下来。不过他固然靠着防御内甲的保护活了下来,却也是在刚才爆炸之中受了重伤,此时满身是血的从地上站起来后,便马上抬手一招,招回了银色飞剑准备逃命。“哪里逃!”王诚今日连毁两件珍贵法器,又是险死还生,心中正充满了怒气,哪愿意就此放走仇敌。他口中一声爆喝过后,马上就御使着【青云剑】向那黑衣人飞斩而去,同时伸手一拍储物袋,将里面剩下的几张一阶上品攻击灵符都取了出来,一股脑儿全向着黑衣人打了过去。而徐金凤刚筑基成功第一次出门就被人劫道伏杀,还被逼用掉了压箱底的二阶灵符,心情也是愤怒无比,此时哪肯善罢甘休。在王诚爆喝出声的同时,她也是在祭出法器打向黑衣人的同时,又飞快掐诀施展法术进行了反击。她虽然因为筑基时间太短,还没有学会任何二阶法术,也没有将《晨阳壬水诀》中附带的特殊法术掌握,但是以筑基期修为施展一阶上品法术的话,却也能极大提升法术威力,并极快施法成功。见到他们这般不依不饶,黑衣人也是心中惊怒无比,连忙一边御使银色飞剑拦下【青云剑又撑起一个金色法力护罩护住自己,一边跟着怒骂出声道:“混蛋,你们不要欺人太甚!逼急了老子,老子拼死也要拉你们垫背,和你们同归于尽!”他也是真的急了,这次偷鸡不成蚀把米,不但折了一起出来“做买卖”的师侄,自身还被人重创,心中同样是窝了一肚子火,以至于根本顾不得会不会因为声音暴露自己身份了。主要是随着外面那件罩面黑衣在刚才爆炸火光中被烧毁,他的面貌也无法瞒得住王诚二人了。王诚听到他的叫嚣之语后,却是面色一点未变的一边继续维持攻势,一边冷冷回道:“听阁下先前的话,阁下应该也是这片蛮荒地域某个宗门的修士吧,身为宗门修士,却学那些匪修一样做这种劫道的事情,阁下还真是给你们宗门长脸啊!”只是黑衣人听到他这番话后,不但没有任何羞愧之色,反而是满脸凶狠的振振有词道:“宗门修士怎么了?谁说宗门修士不能干这杀人夺宝的事情了?修真界本来就是弱肉强食,你们弱小就是罪过,就该为强者献出自己的一切!”这套“我强我有理”的说词,也是把王诚给气笑了。他气极反笑的说道:“是,你说的很对,所以今天就请你也为我们献出自己一切吧!”说完便不再和这黑衣人有任何的交流,全心全意输出了起来。在他和徐金凤的全力围攻下,身受重创的黑衣人不但没法及时疗伤,还要全力运转法力来对抗二人的攻击。这样一直僵持了差不多半个时辰后,在王诚法力几乎都要彻底耗尽的情况下,黑衣人终于因为失血过多导致的身体机能枯竭,被二人活活耗死了。不过此人临死前拼命斩出的一剑,也是让得徐金凤被剑气击伤,受了不轻内伤。“徐长老你怎么样?王某这里还有【补元丹】和【玉参丸】两种疗伤灵丹,你看需要先服用哪一种?”王诚一剑割下黑衣人的脑袋,确定其死得彻底后,便第一时间跑到了徐金凤身边,将手抚伤口坐倒在地上的她扶了起来,连忙取出两种疗伤灵丹递向她。“【玉参丸】对于妾身现在的伤势更合适一些,另外还要请掌门帮妾身伤口贴一下止血药膏!”徐金凤也没客套,当即便说出了自己的疗伤方案。王诚闻言,只是道了一声“好”,便马上将丹瓶中的【玉参丸】倒出一颗喂给了徐金凤,然后又伸手从储物袋内取出一张止血膏药帖在了她剑伤所在的胸腹之间部位。内服外用了疗伤的药物后,徐金凤当即便就地打坐炼化起了药力,而王诚则是马上去收拾起了两个黑衣人的遗物。由于王诚最后下手果断,那个筑基修为的黑衣人虽然临死前打算毁掉储物袋,却因为身体失血过多导致的身体虚弱,最终还是没能来得及做到便被斩杀当场。所以王诚不止是在那个练气九层修士身上找到了两个储物袋,在这个筑基修为的黑衣人身上也得到了两个储物袋。此时也没工夫检查储物袋内有什么好东西,王诚把四个储物袋用一根带子串好挂在腰间,便把地上遗落的几件法器,还有筑基期黑衣人身上那件半损毁内甲一起收进了自己储物袋。然后就随便挖了个坑把两个黑衣人的尸体扔了进去,补了一个“火弹术”将两人尸体都一把火烧成了骨灰。几乎就在王诚处理完这些事情的当口,地上打坐疗伤的徐金凤也睁开了双眼,目光凝重的看着王诚说道:“掌门既然处理好了这些,我们也赶紧离开这里吧,刚才斗法的时间可是不短,声势也不小,再不走恐怕又要被人盯上!”“可是徐长老你身上的伤……”王诚看着徐金凤苍白的面色,眼中满是担心之色。徐金凤明白他的意思,当即便摇了摇头示意他不必担忧,口中说道:“有着刚才服下的【玉参丸】缓解,妾身的伤已经问题不大,只是妾身现在需要全力压制炼化体内的剑气,却是需要掌门背负妾身前行了!”“好吧,既然如此,那王某冒犯了。”王诚拱手施了一礼,当即背过身来让徐金凤趴在自己背上,然后给自己加持了一张【风行符迅速背着徐金凤离开了现场。事实证明他们这样做是非常正确的,在他们离开后不到一刻钟,便有几个练气期修士壮着胆子过来查看起了情况。此后的半个时辰里,陆续又有三四波来历不同的人来过这片战场,只是都一无所获。

目录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