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小说 > 身为AI如何拯救反派 > 第23章 第 23 章

第23章 第 23 章(1/2)

目录

这只灵兽是从哪儿来的?祈九从未在峰中见过它,也没听谁提起过。

它安静趴在祈九臂弯里,既不出声也不逃离,黑色的小鼻尖上沾了灰,低头在祈九袖子上蹭掉。

沈清辞突然消失,这只灵兽莫名其妙在他房中出现,难道……

祈九脑海中冒出一个大胆的猜想,他捧起小灵兽,与它对视:“你……你是沈清辞吗?”

灵兽的耳尖动了动,慢慢张嘴。

祈九双眼微睁,屏住呼吸。

灵兽打了个大大的哈欠,湿漉漉的眼睛眨了眨。

除此之外,它对祈九的话没有任何回应。

原书中并没有提过沈清辞有灵兽或什么别的非人血脉,祈九看着它,又不太确定了。

小灵兽似乎很疲惫,歪头靠着祈九的掌心闭上眼。

祈九犹豫了一阵,带着它回到自己屋里,用旧衣物堆了简单的小窝,把灵兽轻手轻脚放在里面。

灵兽嗅到熟悉的气息,两只前爪扒住一片衣角,呼吸平缓地睡了过去。

祈九出了房间,开始在院子周围和药田四处寻找沈清辞。

张潜得知沈清辞莫名失踪,叫上峰内几名弟子一同帮忙找人,然而直到天色暗下来,也没找到沈清辞的踪迹。

他就像凭空消失一般,轮椅随意丢在屋内,别的什么东西也没拿走。

寻不到人,张潜匆匆去向沈谓禀报,宋长老也被惊动,两人一同来到祈九的院子。

沈谓亲自检查了沈清辞的房间和整间院子,连祈九的房间也没落下。

待他推开祈九的房门时,那只灵兽已经不见了。

床边堆放的衣物被弄散,像是谁随意扔在那里的,祈九上前整理好,一边解释道:“抱歉,这是我的。”

祈九是第一个发现沈清辞不见了的人,沈谓没有查探到任何气息,问道:“清辞失踪之后,你可曾在附近见到什么不寻常的东西?”

沈谓这话问得奇怪,祈九本在犹豫着要不要将发现灵兽的事说出来,但刚才那只灵兽也不知去向。

他还不能确认灵兽是否与沈清辞的失踪有关联,但他想起此前沈清辞对沈谓的奇怪态度与私底下的排斥。

祈九摇头:“没有。”

他的神色看不出丝毫异常,沈谓面沉如水,吩咐手下的人:“封锁门派,在各峰仔细搜寻,不放过任何一个角落。再去查一查今日午时过后的出入记录。”

沈谓身后的弟子应下,立刻着手去办,宋长老在一旁道:“这孩子轮椅还在房中,应当没有走远才是……”

此事蹊跷,沈清辞倒像是被谁无声无息地给掳走了……但宋长老不敢说,要是藤合峰在他眼皮子底下出了这种事,那还得了?

但周围没有任何闯入的痕迹,而且沈清辞一个无法修炼的弟子,掳他去做什么。

沈谓没有理会宋长老,带着人离开,张潜两边看了看,也跟在沈谓身后走了。

院子里只剩宋长老和祈九两人,宋长老看出祈九担心沈清辞,安抚道:“有掌门在,不会有事的。”

然而这话他说着,自己心里也没底,沈清辞行动不便,又不会法术,没有半点自保能力。

祈九却还想到了另一种可能,心不在焉地点头:“是,师父。”

在原剧情中,沈清辞似乎也是这样突然不知所踪。

今日他回来之后,还在沈清辞面前提了临虚秘境……他会不会正是听到这个,才悄悄离开长云派,按照原剧情的走向,拿回属于他的剑。

祈九被自己这个猜想吓到,手心仿佛冒出不存在的冷汗,恨不得立刻冲过去拦住沈清辞。

可山下那么大,他不知道沈清辞会走哪条路,也不知道临虚秘境的方向。

宋长老已经走了,祈九魂不守舍地回房,坐在床边。

他穿越过来努力了这么久,自认已和沈清辞成为朋友,他怎么会就这样不辞而别呢,上回沈清辞还说过,以后要带他一起走呢……

而且沈清辞的腿还未完全恢复,他贸然下山,极有可能让自己陷入危险之境。

祈九努力寻找着沈清辞没有离开长云派的可能性,稍稍冷静了一些。

此时他眼神余光闪过一抹白色,白天那只灵兽从床底下爬了出来,蹲在地上仰头看祈九。

“原来你藏在这里……”祈九把它抱起来,用清洁法术去掉它在床底蹭上的灰尘。

小灵兽舔舔爪子,在祈九怀里找了个舒服的姿势窝好。

它发现外人知道先藏起来,对祈九却十分自来熟,看样子是赖上他了。

祈九虽身为ai,对这类毛茸茸的生物也抗拒不了,自从小十不再来这里,他还时常想念它。

“你要住在这里吗?”祈九摸着它柔软的背毛:“我给你取个名字吧,就叫……十一。”

十一不知听没听懂他的话,自顾自玩起祈九腰间挂着的牌子。

祈九每晚都要复习功课,画符看书什么的,今日沈清辞失踪,他便没了心情,低头看着十一发呆。

虽无依据,他不能完全确定心中的猜想,但……祈九希望十一就是沈清辞。

不论如何,这是最好的情况了。

夜间,十一就在祈九床上和他待在一起。

它看着小,换成寻常猫类,大概只有两三个月,也比小十更亲人些,喜欢挨着祈九。

祈九有一下没一下地顺着十一的毛发,窗口处突然发出一声轻响,他抬眼一看,竟然是许久不见的小十。

小十鬼鬼祟祟地探进头,浑身毛发不知为何蓬松起来,像炸了毛,贴在窗台的一只前爪哆哆嗦嗦。

“小十……”祈九坐起来刚喊了它一声,小十看了一眼他身旁的十一,扭头撒腿就跑。

“……”祈九闭上嘴,低头看向十一。

十一安静蹲在床边,察觉到他的视线,仰起头眼神无辜。

小十每回碰见沈清辞,也是同样的反应。

祈九用手指戳进十一脖子上的软毛:“你到底是不是沈清辞?”

十一抬起两只前爪扒住祈九的手腕,开始啃他的指尖。

它牙还没长好,咬起来一点不疼。

祈九用另一只手捏捏它的耳尖,心想,如果是沈清辞,他应该不会这样咬自己的手指吧……

他担心十一是不是饿了,从储物袋中拿出一颗辟谷丹喂给它。

十一凑近嗅了嗅丹药,就着祈九的手啃完半颗,就不吃了。

祈九收起丹药,又和它玩了一阵才睡下,十一就躺在他的颈侧。

软软的毛发贴着皮肤,让祈九不太习惯,他又起来用衣服单独做了一个窝放在椅子上,再把十一抱进去。

然而他刚回到床上躺下,十一就从椅子上摔了下来。

它也不觉得疼,翻身起来抖抖毛,小跑过来立起前爪,颤巍巍地勾住床单想爬上来,背部的黑块张开了一点点,暗暗使力。

祈九顿时心软,将它抱起来重新放在枕边,由着它挨着自己睡下。

第二天一早,祈九准时睁开眼。

十一比他更早醒来,此时蹲在枕头上,低头用略带复杂的眼神看着祈九。

祈九没有注意到它的状态,顺手揉了揉它的脑袋和耳尖,起床穿衣。

十一在他的手伸过来时,脊背不由得紧绷起来,似乎有些紧张,再看到祈九穿衣服,它赶紧转过去不看,尾巴不安地甩动着。

祈九换了衣服收拾好,弯腰再次摸了摸十一:“我要去上课了,你乖乖的,不要乱跑。”

他怎么觉得,这才一个晚上过去,十一好像大了一圈……

祈九用手比划了一下,但没有太在意,他还赶着去章华峰。

他临走时,把昨晚十一吃剩下的半颗辟谷丹摆在它面前,并锁好房门。

祈九一走,十一看了一眼辟谷丹,嫌弃地推到地上。

它独自在床边坐着,回想起昨天自己干的那些蠢事,啃手指摔下凳子什么的,恨不得咬舌自尽。

待它调整好情绪,眼神已不似先前那样懵懂。

它灵活地跳下床铺,再从椅子跳到桌子上,将窗户推开一条缝隙。

祈九关了窗户,却没锁,它依然可以从这里出去。

但它现在灵气不足,化型十分勉强,也不稳定,说不定什么时候又会变回去。

再说昨天那些人,只知道沈清辞失踪,并未发现兽态的它。

它可以选择静待一段时间,看看沈谓的反应。

而且祈九还不知道……以另一种形态,与他近距离地相处一段时间,似乎也不错。

十一两只耳朵微微抖动了一下,薄薄的耳尖透出一点淡粉色。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目录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