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穿越小说 > 夜提刑 > 第560章 蟒苍之王

第560章 蟒苍之王(1/1)

目录

“你们是水妖一族,是水精苍穹的手下?”十方登时大惊失色。

“这怎么可能?自从二十年前北妖无垠被诛,天下水妖四散,我太一道二十年来,再无见过任何水妖……”

丹杏忍不住说道,黛靡也破天荒地附和道:“不错,我们混元教地处黄河上游,但二十年来也再没见过水妖。”

冰哥眼睛只是望着十方,又淡淡回道:“世间灵物,皆在五行之列,物者,无命也,金物西妖一统,土石拜天一脉,炎气火妖一承,草木东海一继,的确并无水妖之数。”

十方倒也明白冰哥说的是什么意思,毕竟当初诹取也跟他讲过,天下金器皆归西妖穷奇统领,土石自然是令丘山拜天妖族,炎火之气是饕餮火妖一族,草木是东海梼杌统率。

冰哥继续又说道:“然,灵者,有命也,分蠃鳞毛羽昆,是为五灵,蠃者,上下皆为水,鳞者,陆鳞为土,海鳞为水,毛者,地下为土,地上为水,羽者,陆羽为木,海羽为水,昆者,陆昆为土,海昆为水……”

这几句十方可就不怎么听的明白了,但还没等他问,冰哥又说道:“蠃以凡人为尊,鳞以海龙为尊,毛以麒麟为尊,羽以凤凰为尊,昆以灵龟为尊,除凤凰为木外,四灵尊者皆为水妖,天下万灵,大半也皆我水妖同族,纵然龙凤麒麟灵龟少见,但凡人却遍布天下,就连杏仙子和黛靡先生二位自身也属水妖一族,受命于主人苍穹,又怎能说从没见过水妖呢?”

“什么?!人也是妖怪?”十方这下可真惊呆了,左边瞅了瞅丹杏,右边瞅了瞅黛靡,盼着二女能出言反驳。

哪知道丹杏和黛靡听冰哥说完,皆是低头不语,十方这才问道:“杏儿,黛靡姑娘,难道冰哥说的都是真的吗?连我们人也都是妖怪吗?”

丹杏听十方问话,才叹了口气说道:“上古年间,正一道开山祖师曾辑录天下万千妖怪,作百怪谱一书,将天下生灵分为蠃鳞毛羽昆五虫,就像冰哥说的这般……”

黛靡接着说道:“祖师所记,人虽为万灵之长,但也归蠃虫之列,属水妖一族,上古年间,人族的确是受水精苍穹统辖,尊苍穹为主。”

十方整个人都懵了,嘴里念叨叨说道:“原来我们人也都是妖怪啊?这怎么可能?”

“十公子,立我烝民,莫匪尔极,不识不知,顺之则之虽是我们灵蝠一族的族训,但却并非出自我们灵蝠一族,而是出自人族,是人族的上古祖先敬拜苍穹主人时,在祭祀大典上的献祭的祭祖词,人族至今还保留着祭祖的习俗,也是由此而来。”

十方听冰哥说完,愣了好一会儿,突然噗嗤一笑,说道:“就算如此,那又如何,你也说了,这不过是上古年间的事情,千万年来,人已超越万物,成了万灵之尊,早就不是苍穹的奴隶了,祭祖祭祀的也是自家祖宗,又与他苍穹何干,如今人们说的也早不是什么立我烝民,莫匪尔极,不识不知,顺之则之,而是我命由我,永不为奴!”

十方这话一说,丹杏和黛靡也不禁心神大振,同时说道:“不错,我们早就不是苍穹的奴隶了。”

冰哥却面无表情,淡淡回道:“这话也就公子您能说,要是别人,恐怕早就被主人给大卸八块了。罢了,公子如何认为那是公子的事情,冰哥也不敢和公子相争,只是想恳求黛靡先生能将我姐姐救出来……”

“让我救你姐姐?”黛靡却冷笑一声,“莫说我解不了这正一阴阳阵,就算能解,我也不可能解,且不说你们本就是妖怪,单是这正一阴阳阵下面有封印的大妖,我就不可能去解。”

“先生,这灵隐山下真的并无任何妖怪,这大阵只是宝光如来为了封印山下的银脉才设的,为的就是不让任何人再开采银脉……”

“你等会儿?”十方突然插口道:“你是说,这下面并没有妖怪,只是宝光如来为了封印银脉?我怎么觉得不太像呢?”

十方之前倒也一直是如此猜测的,想是当年方十二眼看着大势已去,便命宝光如来将银脉入口封印,好留着日后东山再起。

但今天他亲眼目睹了整个烟雨洞,从烟雨洞到逆流天川,又从逆流天川到广寒宫再到这寒热双潭以及大冰壁。

工程如此之大,简直超乎想象,这绝不可能是方十二临近兵败,在仓促间就能建成的,要建造成这个规模,就算从方十二起兵开始,恐怕都不可能修得出来。

那就有另外一种可能性了,就是这烟雨洞很可能并不是方十二和宝光如来修建的,而是早有人修建,宝光如来只是将其改成了方十二寝陵,这种可能性更大。

不过又让十方想不通的是,那到底是什么人修了这烟雨洞,又是为了什么而修建呢?

直到方才黛靡说这是混元教用来封印大妖魔的正一阴阳阵,十方也觉得极有可能,但此刻听冰哥说根本不是这样,心中更是疑惑丛生。

冰哥却急忙回道:“公子,实不相瞒,具体详情,我也并不是很清楚,我只记得二十年前,姐姐突然说要来钱塘府,我好奇问她为什么?她却语焉不详,只是说很快就回来,但却一去杳无音信,再没回来,我便找来钱塘,才发现姐姐被困在这冰壁之内,但我根本就进不去,只能留在钱塘想办法救姐姐,结果直到后来做了灵福女王,入主半山,都没能把姐姐救出来。”

“既然你并不知道详情,又如何能断定这灵隐山下并无大妖呢?”十方当即又问道。

冰哥登时被十方问了个张口结舌,不由得更是发急,“公子,请你相信我,这下面真的没有什么大妖,我真的只是想救出姐姐,这样吧,我和公子做个交易如何,只要公子能劝黛靡先生解了阴阳阵,救出姐姐,我就救你们三人的性命,如何?”

“救我们三人的性命?”十方听冰哥这般一说,神情登时戒备起来,双臂一伸,一手一个,就把丹杏和黛靡护在身后,同时说道:“难道我要不劝黛靡姑娘,你就打算杀了我们吗?”

冰哥一看十方误会了,又急忙说道:“公子千万莫要误会,就算给冰哥十个胆子,也丝毫不敢对公子不利,但冰哥却有一言相问,公子那碧桃妹妹,到底是何来历?为何能惊动令丘山的相柳大祭酒,竟派了蟒苍王亲来钱塘?”

十方可万万没想到,冰哥竟然突然提到了令丘大祭酒相柳,不由得是大惊失色,登时说道:“你说什么?谁来了钱塘?”

与此同时,丹杏和黛靡也同时色变,又异口同声惊道:“蟒苍王?!”

冰哥更是急道:“公子,你相信我,如今时间紧迫,金凤恐怕根本拖不了多少时间,一旦……”

哪知道还没等冰哥把话说完,突然就见头顶的山壁上,又有一人飞身而下,落在众人当中,但还没等众人有所反应,就见此人双脚原地没动,身子突然长长数丈,就到了冰哥和玉哥近前,双臂一伸,双掌就打在冰哥和玉哥的前胸。

就见冰哥和玉哥身子瞬间飞起,同时撞到大冰壁上,发出两声巨响,而后直直摔落地上。

“该死的奴才,痴心妄想,还真以为能瞒的了本座吗?”

与此同时,来人身子一转,整个扭了一百八十度,但双脚依旧没动分毫,脸却已经到了十方面前,又一伸手,就把十方的脖子给掐住了,同时还用一种极为嘶哑的声音说道:“原来你就是从龙门山逃走的那个臭小子啊,说,药种现在哪里?”

从此人落下,到打了冰哥玉哥,再到抓住十方,不过瞬息之间,十方连一点儿反应都没,就被来人掐住了脖子。

十方登时气都上不来了,眼前是一张青灰色的三角脸,没头发没眉毛也没胡子,只有满脸微微发光的青色鳞片,一对儿倒三角眼,尖口利齿中一条分叉的猩红色舌头不时探出齿外。

丹杏和黛靡这时刚反应过来,一看十方被个妖怪给掐住了脖子,二女是同时出手,一左一右,同时打在那妖怪的头上。

只不过,她们二人一个全身无力,一个身上带伤,只是本能出手,想救下十方,但根本都用不上力气,虽然打中了那妖怪的头,但那妖怪毫无感觉,一只手掐着十方,另一只手如同长鞭一般凌空左右一甩,二女也同时飞了出去。

“你们别急,等问出了药种,本座再好好款待你们两个,真没想到,这一趟可真不白跑,不光找到了药种,还同时碰上了半妖金女和半妖火女,哈哈,本座的功力马上就能超越相柳了。”

妖怪怪笑了两声,又冲着十方厉声问道:“说,药种在哪里,识趣的,本座就给你个痛快,一口吞了你,要是不识趣,那就把你身上的肉一片一片慢慢撕下来,就跟冰奴送给本座的那个小丫头一般……”

十方此刻气都上不来了,哪还能说出话来,虽然双手也死死抓着妖怪的手臂,想要掰开他的手指,但却如同蚍蜉撼树一般,哪能搬动分毫。

这时,就见冰哥趴在地上,口鼻冒血,但却嘶声喊道:“金,金凤……你把金凤怎么了?”

“还用问吗?细皮嫩肉的,味道极佳,你不会真以为本座贪图美色,能被她个小丫头给缠住吧?”

妖怪阴森森笑道。

目录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