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穿越小说 > 男主以为我是女扮男装 > 第105章 修新增六百字)想和严溯领……

第105章 修新增六百字)想和严溯领……(1/2)

目录

作为严溯的下属,谁也没想到他的象来到公司。

此刻大家心中都觉得挺离谱的。

哎……老板居然也找到象了。

现在上司的象“林岁安”活生生地站在大家面前,这……大脑时间还不太能接受。

大家尤其看到严溯林岁安温柔的样子,啧啧啧,实在是想不到冷面私的老板,如今也变软。

几位高管曾经帮助严溯付过林岁安,现在就是满心的言以。

怎么着,老板你看看林岁安明晃晃地着你,你就不讨厌了?

合着老板你不是讨厌林岁安,是讨厌林岁安没着你?

大家心中的语都暂且放在边,严溯接过林岁安手中的文件袋,递给肖秘书,又给他安排了点工作。

复印里头自己做好标注的份文件,半个小时后开。

严溯想把这件事情先做完,下班后心旁骛地回办公室陪林岁安。

之后,严溯便拉着林岁安心情愉悦地进了自己的办公室。

他把办公室的空调暖气开到最大。

严溯握住林岁安的手,询问:“岁岁,感冒好了吗?”

林岁安点点头,他第次来严氏,心里自然是紧张的。

刚才严溯没来,其他人凑过来和自己招呼,林岁安身子都紧张到不得了。

至于现在……

林岁安抬头看严溯,有他在,林岁安感觉自己就像是小孩子找到了主心骨,下子就不慌张,反变得兴奋来。

林岁安从沙发上窜来,他看办公桌后面的巨大的落地窗。

窗外,城市的美景览遗。

但林岁安也不由得害怕来。

这也太高了点,自己看着都腿软。

尤其是那玻璃被擦拭的尘不染,乍看就好像不存在般。

“哥哥,你不害怕吗?”林岁安小心翼翼地到落地窗面前。

当初的直升飞机都没这么高。

严溯把东窜西窜的林岁安抱到沙发上坐下,拉下林岁安的围巾,后使劲地亲了大口。

林岁安睛睁大,担忧地说:“现在感冒,不传染给你吧。”

严溯心道感冒就感冒。

严溯又把林岁安的围巾给他围上,轻轻地拍了拍林岁安头发:“不过……你感冒这么多天,和你待在块都没有染上,也不差这下了。”

林岁安在蓝园里待的聊了。

感冒了不能去上学,溜冰,行也不太便,总言之……林岁安是哪里都不得劲。

他抬眸看着面前的男人,鼻头酸。

其实当初自己被大家冷落的时候,也和现在差不多,整个暑假除开表姐,几乎就没有其他朋友聊天。

那时候的自己也就糊涂地过了许久,安慰自己,觉得不孤单。

如今,也和当时差不多,但……林岁安觉得自己旦感受过温暖,再回到寒冷当中,便觉得浑身的骨头都在颤。

那是种震颤灵魂的孤寂,他的心里始终横着根刺。

严溯看到林岁安失神,又低头亲他。

虽然林岁安这几天直在感冒上火,但喝水量很大,嘴唇湿湿软软。两个人分开的时候,带了抹几乎弱不可闻的银丝。

“岁岁是觉得聊了吗?”

林岁安如实地回答了。

“有点。”

老管家比较墨守成规,他觉得感冒的人就好好休息,不能到处『乱』跑汗。

老管家是害怕汗没及时擦掉,加重感冒的症状。

严溯是没有怎么生过病的人,老管家自然没照料过他,如今遇上林岁安,老管家是恨不得颗心变两颗心块儿用。

他看林岁安非常紧。

林岁安告状:“听说后院的莲池可以浇灌冰场,但他说本身就感冒了,再去溜冰重感冒的。”

林岁安说道这里,咬牙切齿地看着严溯。

自己感冒……有严溯大半的“功劳”。

当时说好速战速决的……结果自己速战速决了,严溯却没有停下。

只顾着当时时爽,后来林岁安感冒之后,严溯就只能忌口。

他开过荤的人,下子忌口好天,现在林岁安看到严溯有时候看自己的神都是发绿的。

林岁安看着严溯西装革履的样子,直身子后趴在他的怀中,把人按到在沙发侧面靠背上。

“你说服下管家叔叔,让在后面浇灌个大冰场吧!”林岁安睛发亮,华都到冬天,整个城市不少的溜冰场都爆满,人挤人。

林岁安别希望有个自己的大冰场,“严哥,自己浇冰场!”

舅舅家里不是有个小游泳池吗?林岁安夏天的时候和舅舅说好了,冬天就浇灌成小型冰场。

结果计划赶不上变化,自己和严溯订婚同居了。

林岁安也不能总惦记着舅舅家的游泳池了。

严溯搂住他的腰,轻声说:“当初说过了,你在蓝园做什么都行,不拘束。”

林岁安点点头。

这个他当然知道,这不是老管家总“苦口婆心”地劝导自己,他总觉得尴尬。

毕竟自己和蓝园其他人不是很熟。

严溯同意和老管家说说,林岁安感冒不是因为上次溜冰着凉,他想溜冰就让他溜。

林岁安见状,得眉弯弯,颔首看着严溯后低头亲了下。

严溯翻过身子……

肖秘书拿着文件准备敲门,半个小时到了,他提醒老板去开了。

高管们已经拿着文件在议室等待。

他的手指刚刚落到门上,门没有关,开了条不算大的缝隙。

从缝隙里,秘书的余光瞥,粗略看到严溯把林岁安压在沙发上亲。

因为沙发和门的角度关系,他站在门口看不到两个人胸部以上,但肖秘书猜测多半是接吻。

不过……虽然看不到上半身,但下半身也很□□了。

老板压住林岁安的腿,身子顺势往上顶,再压住林岁安的胯,让人把腿分开在自己腰肢的两侧。

林岁安因为喜欢轮滑溜冰,肢的柔软『性』很好,被老板压胯分开双腿也没有不适。

不是这两个人此刻都穿着正常,秘书觉得这下秒就是天雷勾动地火,发不可收拾。

看就是热恋期的情侣。

肖秘书心道自己站在门口,看到老板的活春宫不太合适,尽管是不小心看到的,他连忙后退了几步。

肖秘书他刚才集合了开的领导们,自己则在去议室的路上,顺道来喊严溯。

既然现在老板不能被现场扰……

他心道算了,自己还是到了议室那边再给严溯个电话……

肖秘书还贴心地多给严溯留了点时间,没留太,害怕严溯忍不住,为了林岁安直接取消议。

肖秘书心道那可不行,早死早超生,议早开早好!

林岁安被亲到失神,严溯准备去开的最后刻,还低头多亲了他口。

严溯声音喑哑,说:“让人给你准备了东西,刚才提前吃了中餐,所以午饭时间开。岁岁,你可以在这里休息,想到处看看,也可以叫人给你介绍下。”

林岁安点点头,再给他整理了下领带之后,把他推了办公室。

严溯失着了。

不多时,严溯安排的下属过来敲门。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目录
返回顶部